当前位置:首页 > 企业简介 >

陈一丹:躲在马化腾背后的“大总管”

陈一丹:躲在马化腾背后的“大总管”

(电子商务研究中心讯)  陈一丹的名字出现在公众视野常常与腾讯相伴,其实环绕在他头顶上的除了"腾讯创始人之一"、"腾讯首席行政官"这样显赫的头衔,还有"中国互联网公益的教父"这样难能可贵的光环。

  从腾讯卸任首席行政官一职后,他更是干净利落地全身心投入公益事业,2017年5月以年度捐赠23.7亿现金列福布斯中国慈善榜榜首。

  这样"富则兼济天下"的举动,不论抱着什么样的目的,大抵也比"五花马,千金裘换美酒"更叫人叹服。

  壹

  腾讯"五虎将"中,陈一丹身形最瘦小,但内心极具爆发力,是腾讯"大总管"式的人物,一起成长起来的同事甚至亲昵地称他为腾讯"奶爸"。

  每隔一段时间就有关于腾讯员工年终奖的消息传出,几天前,一则"王者荣耀团队年终奖人均200万"的消息再次引起激烈讨论。热议之下,腾讯游戏官方火速辟谣,"咳咳,全年考核的结果还没下来呢,恳请大家别太急着给咱们算帐……"

  虽然被赠了一场空欢喜,但腾讯员工福利之丰厚确实羡煞旁人,而这些让人羡慕嫉妒的福利便是出自陈一丹之手。

  "社会的福利,公司的福利,我就参照国营有什么,我们要做得比它更好更多,因为它有时候不是福利的问题,是解决一个人心安、心定的问题,我想这种事情也是我怕过的,我就不想人家再怕了。"

  这种福利制度的设置,很大程度上参照了国营企业的福利制度。被马化腾拉来创业前,陈一丹曾在深圳出入境检验检疫局工作了好几年。1996年结婚后,日子更是过得既舒适又波澜不惊,每天等妻子坐中巴下班后一起吃晚饭,这种平静的生活状态,是他一直想要的。

  直到1998年春天,马化腾和张志东这两位昔日的同窗好友找上门拉他一起创业,从此内心再也无法平静。实际上好几个月前,马化腾和张志东已经筹划创业,想开发一个"无线网络寻呼系统",卖给全国各地的寻呼台。创业就如同"上战场",自然需要能够肩并肩一起"冲锋陷阵"的战友。

  心动归心动,内心还是有点犹豫。所以在腾讯公司成立的早期,陈一丹只是兼职,因为手上的铁饭碗不容易割舍。随着公司的发展无法两头兼顾,两大选择难题横亘在他面前,要么辞掉公职专心创业,要么退出腾讯。

  那段时间,他陷入焦虑甚至失眠,妻子的一席话让他下定决心,"你就按你的想法去吧,大不了我还有一份工资。"妻子对他说。

  陈一丹松了一口气,随即搞不犹豫地辞职,并以全职员工的身份加入腾讯。

  贰

  传言直到如今,他们几个人的太太也是好朋友,在陈一丹、张志东和曾李青三人相继离开腾讯后,这群太太依旧经常聚在一起。

  "我们几个创始人偶尔也会回公司,其实,太太们比我们沟通得还多,她们聚起来方便。"他笑言。

  相识于微时的友谊其实最坚固,他们四人的友谊在嬉笑打闹的青葱岁月里逐渐升华。9岁那一年,陈一丹一家迁到深圳定居,就读深圳中学时认识了同班的马化腾、张志东和许晨晔,至此成就了一段"革命友谊"。

  他们四人的家庭背景也极其相似,父母辈要么是公务员,要么是科班出身的专业人员,都属于深圳这个城市里的小康之家。这也是他们后来创业的资本之一,没有太大的生存压力包袱,自然就可以放开手脚创业。

  陈一丹的成绩一直很好,他和许晨晔、张志东三人在数学方面都很拔尖,曾一起参加"奥林匹克数学"小组,唯独马化腾对天文感兴趣。

  特别有意思的是,1989年四人不约而同地一起考上深圳大学,只不过陈一丹由于高考发挥不好进了化学系,而其他三人都是电子工程系的计算机专业。

  也许是对高考失利的懊悔,大学期间他变化很大,有一半时间是在学习,一半时间活跃在各种校园活动中,一改往日温和、安静的性格,非常积极地参加勤工俭学,竞选化学系学生会主席,校学生会委员,担任社团的部长和常委。

  "我很享受这个过程,很开心的。"陈一丹回忆。

  毕业时,他作为全校唯一代表在毕业典礼上发言,据马化腾回忆,陈一丹讲得很激昂,好像毕业就是上前线一样。

  人生本就是一场聚散有时的盛宴,毕业的钟声敲响,四人为各自的前程各奔东西。马化腾比较折腾,开发了一套股票行情的接收系统,建过一个网站,后来还进了润迅这家寻呼台服务企业当工程师。

  张志东跑去读研究生,随后进入了一家互联网公司,是做集成系统的高手,负责给一家寻呼台提供网络服务;许晨晔在深圳数据通信局上班,而陈一丹就进入检疫局,期间还在南京大学法学院念完经济法硕士。

  叁

  曾经有人问陈一丹,对于创始人股权差异内心是否产生过波动,他坦承"我不知道每个人内心深处波动过没有,我自己没有。"

  也许相对于创始人之间的分配比例,他更在意当年在大排档吃鸡煲的日子。腾讯起步时,遇到很多难关,有一些远远超出他们的想象。

  那时候,下了班他们喜欢在大排档吃鸡煲,一人一份鸡煲饭,一坐就是两三个小时,一堆公事也摆上台面,凡事民主协商,没有一言堂,因此度过了很多难关。

  当时由于寻呼机行业渐入颓败之境,腾讯的"无线网络寻呼系统"之梦自然破碎。为了能生存下去,他们什么都做,陈一丹开始跑业务,每天给各地寻呼台打电话,推销产品。

  只是这并不能改变大时代的气候,俗话说"天要下雨,娘要嫁人,奈何?"但有时候,上帝在关闭一扇门的时候,总会在腋下开出一扇窗,"病重乱投医"时搞出来的副业OICQ出现了曙光,一经推出用户数激增。

  自古以来"福祸相依相生",随着用户数的增长,需要的服务企业越多,这意味着需要少更多的钱去维持。最困难的时候,他们甚至准备出售以求痛快。然而奔走未果,最后靠引入IDG和香港电讯盈科这两家"风险投资"才得以解决燃眉之急。

  在腾讯渐入"家境"时,拥有南京大学法学院经济法硕士学位的陈一丹,充当着"大管家"的角色,全面负责公司腾讯的行政、法律、政策发展、人力资源以及公益慈善基金事宜,同时还负责管理机制、知识产权及政府关系。

  2010年,腾讯迎来多事之秋,分别与51、迅雷、YY语音发生各种"战争","3Q大战"尤其轰烈。多场仗打下来,陈一丹倍感倦意,与此同时产生了退意。

  与马化腾、张志东、许晨晔等人面谈后,一年至两年的接棒倒计时开启。2013年,他卸任腾讯首席行政官一职,只担任腾讯终身荣誉顾问,随后投身进入文化、公益及教育行业。

  陈一丹对腾讯的贡献,马化腾曾在他离职时说道,"腾讯创业过程中缺少Charles不可能成功,他为公司的职能体系、价值观和文化建设和公益慈善事业的付出独一无二,可以说,Charles在腾讯完美地诠释了‘首席行政官’的定义。"(来源:电商报)

推荐阅读/观看:站群SEO https://www.raoyu.net

上一篇:分析:美团为什么会选在9月份上市?

下一篇:最后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