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公司荣誉 >

曾玉:中国创新公司比硅谷更有创新意识

曾玉:中国创新公司比硅谷更有创新意识 本文关键词:创新公司,创新意识,曾玉,硅谷

网易科技讯10月28日消息,2017未来科学大奖颁奖盛典网易独家访谈间直播正在进行。网易科技独家采访了和玉另类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管理合伙人曾玉。

曾玉:中国创新公司比硅谷更有创新意识

曾玉认为,在过去七八年移动互联网的大浪潮,很多商业模式都是在学习和拷贝硅谷,但在人工智能、大数据和生物科技、自动驾驶以及电动汽车等细分市场,中国创新公司的发展速度都比硅谷很多同类公司更快,更有创新意识。

目前,和玉另类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主要看四大板块:一个是人工智能和大数据板块,比如e度云;第二个是生命科学领域,比如华大基因;第三个板块是移动出行领域,比如蔚来汽车;第四个板块是SaaS服务。

以下为网易科技对曾玉的采访内容:

杨霞清:接下来做客网易直播间的是一位美女投资人,曾玉女士,曾玉女士在业界非常知名,投过很多赫赫有名的公司,比如Uber、美团,还有很多特别大的项目,但曾女士非常低调,先请您分享一下最近您在忙什么、主要在看哪些领域?

曾玉:特别谢谢主持人。是这样,最近还真的是出差挺多的,每周都在国内出差,每两个月都会去硅谷学习。

过去七八年移动互联网的大浪潮,很多商业模式都是在学习和拷贝硅谷,我们都知道,新时代到来了,人工智能、大数据和生物科技、电动车、自动驾驶,在很多细分市场,我们看到中国创新公司的发展速度都比硅谷很多同类公司更快,更有创新意识,所以我们频繁出差去硅谷,从那边学习,寻找一些好的商业模式,我们甚至在那边也搭建了一个纯美国人的团队,最近就在忙这些。

杨霞清:您所在的投资机构有没有主看的项目呢?重点会发力哪些领域的投资?

曾玉:基本我们看四个比较小的细分市场,一是过去这几年我们积累了很多投资经验,二是我们持续在这几个行业(无论是中国还是全球范围么)做从上到下的研究,虽然我们不投二级市场,但我们把二级市场相关产业链的公司(从二级市场到一级市场、从美国到中国)做了一系列的研究,分成几个大的细分市场。

一是在人工智能和大数据,三年之前我们投资了一个公司叫e度云,事实上这个公司已经算是全世界最大的人工智能和大数据公司了,它拥有中国前100家主流和三甲大部分医院的数据,这个团队也非常低调,他们用人工智能机器学习的方法做了很多产品和服务,我们公司领投这个公司的A轮和B轮,今年年初它也拿到了一家国际上很大的主权基金的投资,用这个创业者的话来讲,我们再也不需要融资了,我们不想融资了。我经常会接到同行业,包括硅谷一些大佬的邮件和电话,希望看一下这个公司,或者跟他们交流一下,怎样在比较短时间做成这样的。

第二,我们在生命科学,基因测序和服务的整个行业看得比较多,举个例子,两年半前我们投了华大基因,今年7月份在中国A股已经上市了,好象也取得了比较好的市值,我相信这个公司还有很大的空间。举个例子,这个公司是创始人汪建在十几年前创立的,他们公司拥有一帮非常年轻,平均年龄20多岁的年轻科学家和科研人员,他们一直默默无闻的在深圳持续做这件事情,举个例子,他们公司在国内外一些重要期刊上发表的科学论文超过2000多篇,其中超过80%都是在美国的《科学》上被索引和录用过。

杨霞清:华大基因是非常有名的公司,在基因领域也是老大的地位,大家都非常熟悉华大。

曾玉:谢谢。

我们看的第三块板块是移动出行、电动车、无人驾驶,在这个行业我们投资了蔚来汽车,创始人李斌也是非常成功的连环创业者,是我十几年的朋友,基本上在过去十几年他想要创立一个新的商业模式时,我们都会跟他一块儿头脑碰撞聊到半夜,到他家聊或是在我家聊,都会有。

举个例子,在人类历史上从公司成立到量产新车下线(是最快的),12月16日他的新车就量产下线,它不仅是车的概念,无论是电动车还是传统车,在欧洲,特别是在德国,那是上百年非常成熟的历史,我们说到电动车一定会用科技的眼光来看,我们看到的是什么?它是车的硬件,其实就是移动硬件,它有传统车的工艺,是移动互联网,同时它还是第二居所,是车和车之间、车和人之间、车和万物之间的互联,所以我觉得想象空间非常大。

我们投资以后,一个国际上很大的PE也投资了这个公司,他们前一轮投资时公司内部会议过会没有成功,原因是他们纽约总部的一帮人不相信中国人可以造车,他们把它简单理解为一个造车的公司,所以我觉得动力是非常不足的。怎么看待科技和科学带给整个行业或整个人类生活方式、出行方式的变化,这非常重要。

无人驾驶公司在国内很多,在硅谷有很多华人,好几位是从百度团队做的,我们也在非常早的时候一直保持跟他们近距离的接触、交流和观望。

杨霞清:还有一个领域是?

曾玉:还有一个领域是SaaS,其实硅谷很简单,把整个高科技投资分为消费和SaaS,消费是指以前各种分享经济,出行、各种Apps、娱乐等等。SaaS在中国的起点还非常低,它带来一个好处,未来增长空间会非常大,因为有国际机构研究,当一个国家和地区的GDP总值达到8000美金以上,就代表进入了经济发达的国家和地区,之后这些中小企业可能才愿意付前用SaaS服务于自己的企业内部管理,我们有一个专门的合伙人带着一个小团队在看这个行业。

杨霞清:刚才提到你的这些投资项目大家都非常熟悉,无论是华大、蔚来,我看你的简历里还谈到摩拜、美团、积木盒子等非常赫赫有名的创业明星项目,您能不能总结一下您找到这些项目、投到这些项目,自己是不是有一些方法和秘笈呢?

曾玉:特别感谢,可能真的是我们做了很多努力和工作,这些公司都取得了非常不错的成就,在中国社会,无论是媒体行业还是公司自身发展都非常好,所以大众比较熟悉。

其实非常简单,我想用我个人的经历来讲,我可能是我们这个行业唯一最草根,以及唯一做过整个生态系统的一个人。

杨霞清:最草根和做整个生态系统这两个事情好象不一样。

曾玉:我们这个行业全都是一些背景很有光环的人,好象我已经不需要了,我也没有想法要一个光环式的背景,无论是工作背景还是教育背景,到今天为止我也是大专背景,所有学习都是随着工作、行业的变化在工作当中学习的,这是第一。

第二做过整个生态系统的,举个例子,第一波互联网创业时,那时候我还太小,小到不可能有能力,现在说80后、90后创业,甚至10后都要创业,那时候我们的社会和时代没有给我们机遇,所以1999年时我就在3721实习过几个月,其实我是通过互联网公司认识到有VC、PE行业,2002年的时候我帮助在中国屈指可数的十几家VC、PE基金的几个公司发起了“中华创业投资协会”,这个协会到今天为止都是在中国最有影响力的,特别是美元基金的GP们云集的平台,交流经验。2004年我跟包凡王冉同一波创立了IFA(音),说精致一点叫“精品投行”,2006年我在我们自己创立的峰谷投资(音)的平台上完成很多比较大的交易以后,2006年,我猜我可能是第一个内陆华人创立了专注在中国的美元的母基金,当时我领导的团队投了12支比较大的VC、PE方,包括鼎晖、弘毅、IDG等等,2010年时我们创立合域投资,现在我们可能从过去这几年,我刚才讲了,无论是移动互联网还是未来的人工智能,我们都在看大的趋势,我们说中美必须对比项目,所以整个一圈下来??

杨霞清:从互联网公司到做IFA(音),到做母基金,再到做基金,真的是把投资生态链都走了一遍。

曾玉:对,谢谢你。我们行业几个朋友一块儿聊天,我们说这个行业是终身学习的行业,你不仅要有很好的头脑、很好的学习热情和欲望,最重要的还是要有特别强壮的身体,因为都是在出差,都在飞机上看文件,是随时随地工作的状态,所以你的体力一定要非常好。

杨霞清:对,我看您的精神状态非常好。最后谈一下未来论坛的事情,未来论坛吸引了特别多的投资人、企业家、科学家,您来参与未来论坛的初心是什么呢?

曾玉:从第一届未来论坛的主席丁健在谈这个事的时候我就一直很关心,后来到小平、沈南鹏,其实我也参与了他们前期交流的很多过程,我认为这太有意义了,我所知道在中国还没有一个民间的会议或团体能够凝聚这么多人,可以说是投资界里所有投资做得好,又热心肠,又热爱科学热爱分享、热爱公益的人都在里面,而且互联网所有大佬,除了个别以外,也都在这个平台上。

更重要的是他们这个平台帮助我们大家挖掘了一大批国内外特别优秀的科学家,这可能是在我们投资工作当中无论我们怎么样自上而下研究,无论我们怎样把整个产业链全部做过一圈,我们总有缺失的地方,所以这里成为了我和我的同事巨大的学习平台,基本上他们每个月都有理解未来的讲座,三四十人,很少的,我去过几次,每次一帮大咖默默地在那儿悄悄做着笔记,听两三个年轻科学家讲一下午,炎炎夏日的周末大家就是这么度过,所以应该说我不仅是学习的态度,我还很感动,无论是看到这些科学家还是这些投资者们。

推荐阅读/观看:汉阳网站建设 http://hywzjs.cn


上一篇:蚂蚁金服CEO井贤栋-双11支付总笔数已破13.6亿笔_1

下一篇:最后一页